原油宝的投资者可以索赔吗?孙建波:当然可以!_网易财经
作者|孙建波(中阅资本总经理)WTI原油交易价格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“负值”。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当地时间20日暴跌,5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价格暴跌约300%,收于每桶-37.63美元,历史首次跌入负值,盘中最低报每桶-40.32美元。这是一张罕见的图片,见证了原油历史上的第一次。巴菲特说他活了80多岁,之前只见过一次熔断,今年3月份,10天就熔断了4次。如果说10天熔断4次是罕见的,那么,更为罕见的,就是WTI原油的负价格了。一、末日杀做涡轮(港股的权证)的人,都知道“末日轮”的说法。我们口口相传地说原油跌到“负值”了,实际上,并不是所有的原油期货跌到负值了。只有2020年5月份交割的WTI原油,跌到负值了。5月份交割,就是这些油的期货合约,如果没有“平仓”,就要在5月份进行实际的原油的交割。WTI原油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纽约期货市场的原油。与之对应的,还有布油,就是北海布伦特的原油。5月份交割的美国期货市场的原油,到了4月20日,就是最后一个交易日了。特别到了美国时间的最后时间,要是手里还有原油的多头头寸,如果不卖掉,就要真的交割原油了。大家都知道,美国的储油罐,太紧缺了。为了不至于让这些油砸手里,最后一刻的疯狂,就是倒贴钱也要把手里的多头油“平仓”。当这个末日的合约进入负价格交易的阶段,市场一片混乱。尽管作为最后一个交易日的交易量已经很少,但恐慌的情绪也足以让价格彻底崩溃。而中国银行的原油宝,无疑成为了最后的待宰羔羊。这也是我非常不解的地方:为何中行原油宝选择最近的交割月份?这样的选择,当遇到这种“末日杀”的时候,想移到下个月的合约仓位,已经不可能了。期货,就是未来的货,是有时间的。5月份的合约,到了4月20号之后,就不交易了。要移到下一个月份的合约上。要知道,相对于WTI原油2005(20年5月份)-37.63元的价格,6月份合约,WTI原油2006,最低点不过6.47美元,到4月23日已经反弹到18美元附近了。二、为什么我不做期货?早在2008年,我是做过期货的。那时候,年轻自信,觉得对全球宏观局势把握比较准确,对黄金的价格走势判断比较清楚。就做起了黄金期货。很遗憾,我最终把挣的钱都亏掉了。但没有损失本金。这次的期货交易经历,让我明白看清楚了期货投资:要准确判断价格波段、时间节奏,才可能挣钱。否则,过程中无论多少浮盈,都有可能瞬间血本无归。我对期货、做空,这两件事,有了深刻的认识。我佩服索罗斯这样的做空者,也佩服很多做期货的大佬,但我觉得我学不了他们。我的基本理念是:未来总会更好,但我不能确定时间,我要安全地等待未来的美好。于是,我告诉自己,除非是基于严格的“套期保值”,否则,个人绝不做期货。三、为什么我会重视期权?在拒绝期货的同时,我选择了重视期权。拿这次的WTI原油5月份合约的情况来说,如果手上拿的不是期货,而是期权呢?我有这个权利,但我可以放弃这个权利。即便错了,也就是付了“权利金”之后,什么也没得到,不会倒亏钱。当你相信未来某个趋势一定会实现,而社会大众的想法都是错的。买“期权”是最好的选择。如果你的判断是与绝大部分人不一样的,那么,你的需要的那个权利,价格一定很低。一旦你是对的,你会挣很多钱,杠杆会比期货更大。但损失是有限的,最多就是权利金全部损失而已。四、期货、原油宝,能作为理财产品卖给大爷大妈吗?期货市场,不仅仅是交易层面非常凶险,要求同时判断价格波动和时间节奏,非常人所能驾驭。更凶险的还有期货的标的物本身。就拿原油来说,历史上的波动是非常大的。拿我们常说的布伦特原油来说,在2008年7月曾经上涨到146.77美元,而10年之前的1998年最低价为9.55美元。2008年之后,也曾多次暴跌,分别跌到46.15美元、27.1美元。本轮下跌中更是跌到19.99美元。从历史形态来看,整体价格也是趋势性下滑。这与全球范围内新能源汽车的逐步普及有关。而中国银行某分行竟然在宣传中说:“原油比水还便宜,中行带你去交易”。中国金融市场的“投资者适当性”管理是非常严格的。但这样一个带有“期货属性”的高风险产品,怎么就成了“理财性质”的低门槛产品了呢?很多银行都有纸原油、纸黄金。拿纸原油来说,产品因为与国际原油价格挂钩而带有期货属性,明显不同于投资者一般理解的金融理财产品。期货产品价格有可能跌至负值,理财产品最多赔光本金,因此在向客户推销时,金融机构应当充分告知产品的高风险性,并对投资者的抗风险能力做出严格评估,将不能承受期货投资风险的客户拒之门外。五、“纸原油”相关产品,怎可一停了之?近日来,多家银行公告,由于国际原油市场波动较大,暂时与国际原油挂钩的相关产品的新开仓。已经开仓的,可以平仓。如果真的是“油价比水还便宜,带你来交易”,为何在更便宜的时候,却停了?背后的本质,无非是产品的“投资者适当性”不匹配。记得有一次办银行卡,柜员就告诉我,开通黄金交易,或能送礼物,免年费。在银行眼中,显然是把“纸黄金”、“纸原油”作为低风险产品来推的。难道银行背后的“产品设计”团队,不知道这本质上是一种期货多头的开仓行为吗?银行,特别是四大行,作为最强势的金融机构,掌握着最强大的话语权。他们的创新产品中,到底哪些是真的低风险创新,哪些是暗藏高风险的假理财?这一点,各家银行应该认真自查,全面整改。特别是在这些产品的营销中,要严格遵守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相关方案,科学甄别产品风险与投资者是否匹配。六、原油宝的投资者,可以索赔吗?当然可以。该产品的本质,是高风险的期货。而涉事银行竟然作为低风险产品卖给理财人群。这是非常明显的投资者适当性错配。 延伸阅读 陈永伟:疫情持续总时间或不会短 要准备打持久战 北大教授张帆:增加流动性同时也要防止通货膨胀 巴曙松:央行可考虑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